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公司凝聚了素质高、技能强、深谙物流管理的人才,拥有经过专业培训的装卸队伍,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管理经验并提供良好的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
公司新闻
丰巢缺钱吗?物流格局大变天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5-22 17:08 浏览量:

5月5日,顺丰控股与三泰控股发布公告:丰巢网络与中邮智递(速递易)进行重组,交易后推算丰巢估值已达116亿人民币

然而,资本扩张之下,丰巢迎来的却是连续5年的亏损

根据财报显示,丰巢2016年,全年营收2255万元,净亏损2.5亿元;2017年,全年营收3.08亿元,净亏损3.85亿元;2018年前5个月,营收2.88亿元,净亏损2.49亿元;2019年,丰巢全年营收16.14亿元,亏损7.81亿元;2020年一季度,丰巢营收3.34亿元,亏损2.45亿元。至此,丰巢在这5年里,已经累计亏损约20亿元

据盒饭财经了解,目前市场上一台智能快递柜的成本在2-5万之间不等,此外还要支付7000-10000元之间的场地租赁费用、电费、人力成本、折旧等运营费用。有机构曾经测算,一组快递柜初始运营投资金额至少在4万元左右

在丰巢拿到A轮融资后一年内,它完成了2万组智能快递柜的布局。按照初始运营成本为4万元计算,丰巢共花去了8亿元。期间,丰巢收购中集e栈花去了8.1亿,丰巢快递柜得以增至7.4万组。至此,丰巢共花去16.1亿

截至2020年3月31日,丰巢目前投入约17.8万个快递柜,减去中集e栈的7.4万组,剩余10.4万组。初始投入成本约41.6亿元

至此,丰巢在快递柜上的初始投入总成本约为57.7亿元

5月5日晚间,顺丰控股发出公告,对外披露了丰巢并购中邮智递(速递易)的交易框架。且不说丰巢并购速递易的支出成本,就是未来运营维护快递柜的费用都是一大笔支出

在并购之后,丰巢将拥有至少27万组快递柜。每年的运营成本至少54亿元

巨额成本投入就意味着只有高额收益才能保证丰巢盈利。

快递柜的收入来源则主要包括对快递员的收费以及广告。对快递员的收费:中小柜收费3毛,大柜收费4毛,一组柜子95格,按平均价格3.5毛算,一组柜子95格全放满,一年下来收入将近1.2万。以27万组快递柜计算,丰巢一年可收入32.4亿元。

还有一部分是广告收入:根据丰巢公众号的信息,商业广告每天每台展示费用为6元,普通用户通过上传照片,在丰巢快递柜上送祝福、想表白、爱明星的费用为每天2元。根据丰巢2019年的营收来看,每组快递柜的广告年收入平均不到1万元。以27万组快递柜计算,丰巢在广告上可收入2.7亿。

粗略估算,在快递柜被充分使用的前提下,丰巢在快递柜上的年收入可达35.1亿元左右

然而,中国物流学会特约研究员杨达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我国快递柜用户使用率不高,2019年630亿快递包裹中,入柜比率才占10%左右,丰巢快递柜的收入也不能理想化

可见至今丰巢处于严重收支不平衡的状态。不过在并购速递易后,丰巢在快递柜行业将占据69%左右的市场,随着规模效应产生,硬件成本会逐年被摊薄,再加上疫情之后,国家对快递柜公共属性的强调和支持,这都是利好消息。

对扩张中的业务而言,重要的不是节流而是开源,于是向用户收费就成了最直接的方式。

丰巢的数据显示,目前快递柜已经服务2亿多用户,假如这2亿多用户里有50%的用户超时付费,丰巢将多收益5千万元,更理想的状态是这50%的用户转换成月卡会员,丰巢将多收益5亿元。

如果收费政策可以正常推进下去,丰巢将会有一笔稳定的收入,当然与巨额支出相比,这笔收入也只是杯水车薪

值得一提的是,速递易的加入虽然强化了丰巢的头部地位,也给丰巢带来了财务压力。

速递易公司2020年1月至3月未经审计营收7021万元,未经审计净利润亏损约1.59亿元,而2019年营收4.29亿元,亏损约5.17亿元。

这种情况下,丰巢依然坚持收费不仅是为填补亏损,更是为了提高柜子的周转率

深圳市丰巢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区负责人周官遴在央视的采访中说:“我们入驻小区要付场租费用,包括电费、平台运行费用和人工成本。上海周转率大概在75%左右,但是滞留24小时以上的快递大概占比20%,这非常影响末端格口的使用。”

疫情让无接触配送成为大众更愿接受的快递模式,快递柜发展提速。业内机构预测,2025年快递入柜率将提升至33%,快递柜存量规模可达200万组。不过,它一直面临一个难题,这就是快递数量集中所导致的快递柜流转速度较慢,服务能力不强。

相信很多人都碰到过要求将快递放入快递柜却被快递员告知快递柜已满的情况。

在这样的情况下,会员制模式优势就能够凸显,会员制能够提升顺丰系增值服务能力,再形成强用户粘性,从而进一步提升顺丰用户服务能力,另一方面,超过12小时的0.5元收费并不高,但收费机制的杠杠作用,可提升快递柜使用效率

事实上向用户收费的快递柜企业,丰巢并不是第一家

2012年,速递易成为首家进入快递柜赛道的公司,那时,速递易就已经采取保管超过24小时收取1元的规定。

隶属于海尔旗下的日日顺乐家物联科技有限公司,快递柜实行24小时内免费存放,若在部分社区实行存放时间超时,会收取一定的费用,具体免存时间及收费标准根据不同地区而定。

江苏云柜亦是如此,其规定:快递自入柜开始计算时长,入柜20小时内提供免费保管服务,超时后收费2元,后续收费2元/12小时,10元封顶。以上为全国整体方案,个别网点会有自己的方案,最终收费规则和时间,以网点设置为准。

这些企业收费时也都遭到了用户的一定抵制,可为什么没有这次丰巢事件引起的关注度高

原因很简单,上述几家公司在刚进入赛道的时候就采取收费模式,而丰巢在最初却以“公益”的形式进驻各个小区,并对外宣称不会收取快递保管费用。在用户早已习惯免费使用快递柜的时候,丰巢突然宣布收费、这让用户感觉到自己成为了被割的韭菜,养肥了要杀的猪。

再者,丰巢合并速递易后,它在快递柜市场中达到了69%的占有率,成为了绝对头部。刚宣布合并后便提出收费,这会加剧人们对于丰巢“垄断”快递柜市场的争议

不过,就在丰巢陷入收费风波中的同时,阿里系的菜鸟驿站却对外宣布永不收取快递保管费。

2018年通达系纷纷转让股权退出丰巢,然而,同年5月,圆通联合中通、申通、百世等企业向菜鸟旗下浙江驿栈合计增资31.67亿人民币。通达系站队菜鸟,自此快递柜领域形成顺丰、菜鸟、中国邮政三足鼎立的局面。丰巢并购速递易之后,打破了之前局面。如今,快递柜市场可以说成了菜鸟和顺丰的战场

菜鸟能这么硬气地提出免费政策是因为它的运营模式与丰巢不同。

首先,菜鸟虽然也布局了智能快递柜,但更多的是实体驿站,靠人工收发快递。菜鸟驿站分两种网络,一个是校园网络,二是社区网络,网点共4万个。

菜鸟驿站采取加盟模式,虽然不收取加盟费,阿里系也不需要为此付出成本。商家加盟菜鸟驿站需要缴纳3000元保证金,并且每个月向菜鸟支付240元使用费。

这意味着商家通过和快递员合作以及替用户寄送快递盈利,至于驿站亏损风险都是由他们自己承担

5月15日,阿里巴巴集团公布了2019财年第四季度财报及2019财年业绩。其中,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3月,菜鸟驿站日均服务包裹量占阿里巴巴中国零售平台的10%以上,同时菜鸟还服务了超过75%的全球速卖通订单和超过90%的天猫国际订单。

阿里并不靠菜鸟驿站来带营收,而是为了解决末端配送问题,以提升提高电商快递效率。同样未向用户收费的还有京东快递柜。虽然不像菜鸟驿站一样采取加盟模式,但京东一直是自建物流,旨在提升电商企业自有物流的速度与服务质量,快递柜的营收对其影响并不大。

对电商巨头而言,触达用户的最后环节虽然重要,但并非在其财报上最受关注

对于收费的丰巢和免费的菜鸟驿站,从用户端有不同的看法。

有人在网上吐槽说,“毕竟丰巢在小区内啊,离我住的楼只有两百米,穿个睡衣溜达着就能取快递,菜鸟驿站一般在小区外几百米甚至还要过红绿灯,一个稍大的快递搬回来会折腾死人好吗?”

这就是菜鸟驿站的短处,由于菜鸟驿站多为实体站点,并不像丰巢在小区内设有快递柜,需要用户前往较远的地方领取快递,这样自然就增加了用户的使用成本

市场的还是要回归市场,5月15日,国家邮政局表示已约谈了丰巢科技公司主要负责人,要求妥善处理智能快件箱免费保管期限调整纠纷。国家邮政局作为行业主管部门以约谈的方式,官方认可了丰巢在消费者端收费的单方定价权,当日,丰巢宣布将免费保管期限由12小时延长至18小时。

自新零售概念在2016年提出以来,传统物流配送格局也在发生变化,前置仓成为新物流的代表

所谓前置仓,是一种仓配模式,它不同于过去长半径的履约方式,而是以城市中心仓位为依托,根据订单密度在核心商圈和社区建立100-300平米前置仓,每个仓服务周边半径3公里之内的区域。用户线上下单后,商品会由离他们最近的前置仓完成拣货、打包和配送。

这种模式的出现极大程度提高了物流速度,总部中央大仓只需对前置仓供货即可。解决了物流运输市场“最后一公里”末端配送痛点的问题

前置仓是物流触角的进一步延伸,阿里推出的是零售通业务,覆盖半径大约为30公里,主要以覆盖小型城市为主。

京东的前置仓战略包括京东新通路,达达—京东到家与沃尔玛旗下山姆会员店共建的仓配一体化云仓“山姆云仓”以及京东便利店,2017年4月,京东号称要在全国范围内推出“百万便利店计划”,这是它前置仓的重要砝码。

顺丰的模式和阿里与京东不同,它也尝试过以线下体验店为前置仓,但是发展受阻,后采取“前置仓+店配”新模式,充分利用分点部场地、仓管员、电脑、监控、设备等资源,把将配送半径缩小到1-3公里。

前置仓明显提升了消费体验,实现了消费者对商品速达的需求,不过也给物流企业提出了新要求。

首先,前置仓的发展依托于大数据,但消费者的消费习惯会在某一时刻发生较大变化。因此提前备货将会存在一定风险。另外,前置仓的发展对物流企业供应链管理水平和技术要求也会越来越高。前置仓需要尽量靠近消费者才能提高配送时效,但用地成本也会随之迅速攀升

“最后一公里”的问题得以解决的同时,物流成本的重头也放在了末端配送上。如今,末端派送成本已经占到物流行业总成本的30%以上,大量社会资源消耗于此

随着新零售的发展,快递柜也卷进了战火。前置仓是最后一公里,快递柜则是最后一百米。快递与上门相配合,才能让整个物流通路的势能完全释放。

最后这一百米,与用户直接接触,比前置仓更加敏感

“二次收费”也是这次事件中饱受争议的一个点,所谓“二次收费”,就是丰巢既向快递公司收取费用,又向用户收取超时保管费。

在丰巢事件发酵期间,浙江邮政局发文表示将对消费者反映的未经同意放置智能快递箱、二次收费等涉嫌违法问题,要及时依法处理。可文件发出后,丰巢依旧坚持收费,快递公司也依旧不通知收件人就将快递投入快递柜。

快递公司“顶风作案”,是因为这样才能降低成本,提高收入

据国家邮政局公布的数据,2019年全年快递业务量达630亿件。快递量激增,但由于快递行业竞争激烈,单家快递公司不敢轻易涨价,也不敢改变送货到家的原有模式。降低配送费成了快递公司降本的手段。2019年以来,很多城市发件的派送费,已降至每件1元,减掉网点公司的装车短驳费用,再到承包区,承包区再请派送员,派送员最终到手的费用只有不到0.8元。

配送费的降低增加了派送员的压力,有报道称,在杭州派送员每天需要派送300个包裹,工资才能达到市场水平,而几年前,派送员们日工作量大约100个包裹左右。

派送员若想在一天将100个包裹全部派送完毕必定不能挨家挨户的送,快递柜就成了他们最好的选择。按照每天100件包裹,单个快递柜使用费为0.35元计算,派送员每天的收入将减少35元。但若放弃快递柜,其派送量将至少减至50件,收入将减少至少40元

因此,即使末端派送成本上涨后,派送员还不愿放弃使用快递柜。

这将是物流大变局中的新一轮利益博弈

更多物流专线: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在线提交留言